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业潮流 >假新闻与后真相的时代来临,谁来分辨真伪 >
假新闻与后真相的时代来临,谁来分辨真伪
发表日期:2020-06-18 06:24| 来源 :专业潮流| 点击数:691 次
假新闻与后真相的时代来临,谁来分辨真伪

即使Facebook 宣称是科技公司,而非媒体,其所促成的言论扩散效果与影响已经超越媒体。在假新闻与后真相的时代里,我们需要创造新的群众协力机制。

11月上旬川普(Donald Trump)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刻开始,全世界正式进入假新闻与「后真相」(Post-Truth)的风暴之中。这种捲入风暴的过程彷彿就像气候变迁、或PM2.5空气污染影响台湾与中国的历程一样:先是否认、抗拒相信有这样的重要事件正在发生;然后是个例化,认为这样的案例是别人的故事,我们没有遭遇这样的困境;最终发现自己周围的人,已经大规模地捲入到事情正中。

假新闻真的是个重要议题吗?

对于台湾的读者来说,我们很难如实感受到Facebook一系列爆出的假新闻消息,在全世界造成的巨大震撼。在大选当中公开总统辩论里,媒体们受不了川普的充满各种兴之所至的边缘极端言论与「非典型」选战,纷纷找到民间与第三方的事实查核机构合作,结合网路推出了「实时查核」的线上服务功能。多少人公开表态拒绝支持川普,同时又爆发了性骚扰言论录影曝光的丑闻等⋯⋯,但最终选上的时刻,对全球来说是令人震惊的讯息。之后除了希拉蕊(HillaryClinton)选票多出数百万票,还爆出俄国政府被指称介入美国总统大选,华盛顿邮报专访一位从假新闻获益单月超过上万美元,以及境外的青少年假网站企业大亨消息。选后的新闻仍然每一则都令人跌破眼镜、玻璃碎片洒落一地。

礼失而求诸野;当人们对事实查核觉得重要无比时,也是虚假讯息满地流窜,民众茫然对媒体与政府无从信任的时刻。我试图寻找可以诠释假新闻第二阶段的中文词语:以为是他人的事,后来却自己身陷其中的尴尬处境。有什幺比碰上假新闻,你不仅信了,还按讚转贴了,甚至还去跟人家激烈辩论,最后爆出后面一堆搞不清楚孰是孰非的无止境烂帐还要更令人尴尬,还惊喜的?

不只美国在这样的泥沼中不断爆出「惊喜」

12月19日俄国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(Andrei Karlov),在象徵文化交流的「土耳其眼中的俄罗斯」摄影展致词时被年轻警察举枪击毙,倒卧在血泊中。兇嫌死前高喊着:「勿忘叙利亚!勿忘阿勒颇!」然而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政府军与俄罗斯,对抗反抗军与美国等国的内战冲突,究竟刺杀者想要众人记得的是政府军的故事,还是反抗军的遭遇?

12月9日联合国叙利亚延续任务小组,举行了一场「反宣传与政权改变,追求和平与国家主权记者会」,邀请独立记者揭露他们在叙利亚的所见所闻。而加拿大籍的伊娃.巴特利特(Eva Bartlett)指出主流媒体「回收」新闻并且伪造令人同情的儿童受创、 医院被炸的假新闻,蓄意影响干预主导叙利亚的政权更替。巴特利特的发言直指「西方主流媒体」的虚伪,让非常多的英语系读者认同其对主流媒体的批判。

假新闻与后真相的时代来临,谁来分辨真伪

中国政府的主要发声管道环球时报,在加拿大籍独立记者伊娃.巴特利特的发言影片上製作中文字幕后,大量散布其对西方主流媒体与美国政府的批判,创造譬喻与默会价值

然而同时也有其他报导批评巴特利特论证有误,且挖出她自身参与亲叙利亚政权的民间活动,与她目前在倾普汀的「今日俄罗斯」(Russia Today)新闻网上撰写专栏。这里面哪一个关于叙利亚的陈述是真的?在这样的国际泥沼中,今日按讚明日发现有诈,处处是一个又一个的惊喜。在美国总统大选后的对峙余波中,Facebook被各方势力要求得就假新闻提出解决方案。Facebook虽然一直宣称自己不是媒体公司,而是科技公司,想要规避对媒体的诸多规範与国家管制,但是实质上的影响力早已大过许多媒体公司。当否认应该要对假新闻负责后,一个又一个揭露的相关新闻报导,让Facebook选择跟第三方事实查证机构合作来做假新闻的标示。然而同样地,有许多批评这些第三方事实查证机构的消息令人得审慎思考。国家与Facebook这样的新兴势力之间,斗法过招不断。以下一个大选的重灾区德国为例,德国法律禁止散布仇恨言论,以及攻击少数族群;最高等级处罚可以逕行监禁。

如果德国不出手打击极端激进言论,那幺英国脱欧、美国总统大选,下一个倒地的就是德法这两国欧盟主力,而欧盟的解体也迫在眉睫。但是,当德国在做这样的言论审查时,跟中国的网路言论审查又有何不同?第二次政党轮替、转型正义推动中的此时,我们自己国家的底线又在哪里?还是我们是绝对自由的国家,没有任何底线,让各种思想都能自由来去?

在真假之间,哪些是真正的假新闻?哪些又是自己人谋不赃,自乱阵脚的真新闻?谁来判断真假?这些判断真伪的人,权力又是谁赋予的?如果我们不用心创造新的群众协力机制,那幺客观地说,「假新闻只不过是群众协力,用数位的错误资讯把事实逐步从公共论述中排除出去的结果。」

相关推荐